推荐个可以买竞彩的app

足球少年 华南理工汪柳璇:足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公平公正,勇敢拼搏,积极进取,荣誉至上,争当胜者,包容性和多元化高,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在它的感召下,激情和技术随心所欲地挥洒,诞生了许多风格迥异的球员和球队,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无数的球迷为之癫狂,为之忘我地沉醉。

有这样一位足球少年,在绿茵场上靠着灵感,通过灵活的跑位和传球创造机会,发挥着无穷的创造力和激情,感受魅力,展现魅力。

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来自华南理工大学的汪柳璇,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故事吧。

汪柳璇的父亲是一名狂热的体育迷,喜欢和擅长很多体育项目,比如田径,跳高,撑杆,游泳等,但足球是他的最爱。

从汪柳璇记事起,他的父亲就经常带他去球场看球赛还有教他如何踢球。绿茵、阳光、蓝天这些简单而又快乐的元素伴随着汪柳璇的童年时光,足球无穷的魅力在他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因此,在父亲的影响下,汪柳璇逐渐成长为一名足球少年,他说:“我觉得足球场就像一块画布,运动员总是能在上面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激情。”就这样,汪柳璇情因耳濡目染而起,且愈发狂热。

汪柳璇最喜欢的球队是巴塞罗那。“很怀念以前的msn,但是现在巴萨感觉好像日薄西山,走下坡路了。可能就像我以前经常纳闷为啥中年人都喜欢AC米兰,这球队好像就还行吧,以后等我中年的时候就会有年轻人纳闷为啥我喜欢巴萨了。”

年少时,我们仰望着球星们,盼望着某天我们能成为球场上的他们,美好的愿望促使我们开启自己的足球生涯,但职业足球这条,走着走着却发现,我们无法复制与成为他们,但我们可以走出的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时光荏苒,汪柳璇用创造与激情的笔,以动感为基调,以绿茵为底色,创造出有生命的油画。

小学时候的汪柳璇会在周末参加足球兴趣班,其他时间一放学就去踢野球。由于天赋源源不断地展现,他入选了城区的队伍以及南宁市队,然后经过教练介绍到东莞队集训并到塔吉克斯坦比赛,表现都不错。

那是他第一次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和出国比赛。有了这些经历,一粒做职业球员梦想的种子在正读初一汪柳璇的心中深深植根,悄然萌发。

读完初一之后,汪柳璇在东莞队教练的牵线搭桥之下,从广西最好的初中——广西大学附属中学转学去了武汉市体校,在当时实力强劲的武汉市队,他成为了球队里唯一的外地人。

新球场,新队友,亦是汪柳璇足球生涯的新起点。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位负责且专业的教练,曾经是甲A球员,他非常敬业,武汉人不服输的劲头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每一次训练前他都会提前十五分钟到训练场布置好场地,并且训练十分严谨,就连喝水休息的时间都是读秒算的。后来我们武汉队有四分之一的队员都踢上了中超中甲中乙,这是非常高的成材率了,他是我的楷模和恩师。”

在教练悉心的栽培下,他进步飞速,在一次U系列对阵昆明队的比赛中,他独中五元,最后球队以六比一取得胜利,那是一场让他记忆犹新的比赛,也是他第一次参加U系列,第一次踏入专业足球层次。

“那场比赛是一帆风顺的,球队把传控的战术打法做出来了,队友们通过积极的传球跑位已经撕扯开对手的防线,我的运气很好,我需要做的就是在门前抢点打门。”不久之后他入选了U15国家少年队的大名单,梦想像汽水里的泡泡,靠着自己的力量,慢慢升起。

汪柳璇在武汉训练了一年之后,也就是2013年,由于表现优异,他被恒大的球探看中,转会到了恒大U15梯队深造,一直踢到U18。

在此期间,他不断丰富了自己的阅历,拓宽了自己的视野,“在恒大的时候我们去参观了意大利尤文图斯,看意甲,还看到了欧冠奖杯,跟尤文梯队比赛,在训练场外等着一线队训练结束,然后跟当时所有大牌球星一个个轮流握手合影留念,皮尔洛,博格巴,特维斯等球星的手都摸了个遍,印象很深的是看到皮尔洛训练完直接开上法拉利回家了,当时我们所有人眼睛都是发光的,好像梦就在眼前,我们触手可及。”球星光芒万丈,汪柳璇看到了光,并朝着他们的方向努力前行。

汪柳璇不断地追求进步和突破自我,不安于现状,寻找一个最优秀的自己。他尝试过在海外发展,2015年,他去了法甲的梅斯俱乐部集训,在法国训练的时候汪柳璇看到了差距,“国外球员的思维更快,跑位能力更强并且更有侵略性,并且大家都更喜欢传球,大多数一两脚就出球了,有时候他触球超过三次就会感觉拖慢了整体的进攻速度还会陷入包围。”因此,他必须更快更强。

足球并不是生活的全部,除了训练之外,俱乐部会组织很多跟足球无关的活动,除了日常学习法语之外还会带球员们去看艺术展览,网球比赛等等,这不仅可以使球员感受当地人文氛围,还能保持对足球的兴趣。

2016年,他去了西甲的皇家马洛卡试训,这些经历使他受益匪浅,对于足球的理解更加地深入了。

在马洛卡,他感受到了西班牙人天生对于足球的狂热。他们的专注度特别高,就算是简单的项目都全力完成,求胜心非常强,球队的氛围也很棒,比如踢球前后大家都会在更衣室见面、击掌、聊天和洗澡,这就是更衣室文化,十分有意思。在海外训练学习的经历让他受益良多,更是引发深思。

时光飞逝,2016年之后汪柳璇在恒大兜兜转转到了18岁,这是职业球员发展的关键期,到了是否能上预备队的关键节点,他意识到是时候要为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做抉择了,但是他坦言说因为一些原因自己遇到了瓶颈,训练和比赛对于那时候的他就好比上班打卡,没有一丝激情和创造力,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因素对于比赛的状态影响十分巨大。职业足球员这个梦想越来越远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幸,万幸,汪柳璇在瓶颈期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他想,既然成为职业球员很难了,倒不如发展一下自己的其他潜能,从其他方面努力,继续在足球行业发光发热。我们不一定会成为职业赛场上耀眼的运动员,但是我们可以做自己生活的主角,用自己的方式在足球世界里闯出一片天地。

在大学期间他加入了男子乙组足球队,在足球队的共同努力下,拿下了18年省长杯冠军和19年省大运会亚军,在这里,汪柳璇逐渐重拾了足球带给他的乐趣,也有机会学习到关于体育的理论知识。

从初二开始,汪柳璇就离开南宁在各地训练学习了,他直接或者间接地通过足球学到了很多东西。

首先,足球让汪柳璇懂得了亲情的重要性,当时选择足球这条路的时候亲戚朋友们都极力反对,担心他最后只留下发达的四肢,简单的头脑和一身伤病。“始终只有我的父母在始终坚定地支持我帮助我,即使是是在低谷和困境中,事实证明,这三项我一个都没沾。”

足球还影响着汪柳璇的人生观,父母认为当时很多同龄人为了刷题考试六点半起,十二点睡的生活方式十分不利于身心的健康发展,所以支持他选择足球这条道路。他表示:“我们一家人一直认为开心是最重要的,足球是我的爱好,能以爱好作为事业并为之奋斗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足球是圆的,恰恰表明它的不可预知性和颠覆性。在足球的世界里,一切不可能都皆有可能,一切的结果都可能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之外,强者并非就一定是胜者,弱者也并非就一定是败者。足球之路如人生之路,充满了丰富的无限可能性,而且不到最后一刻,便不会看到它真正的面目。

因此,汪柳璇学会以乐观和不服输的心态去面对各种挑战,在成长过程中遇到困难,他就会把它当成是一场足球比赛,即使在落后的时候,也坚持不懈,心存信念,在终场哨吹响之前都有可能扳平或者绝杀。即使输了,只要展现出斗志与不服输的精神,同样能得到对手和观众的尊重。

人生就像踢足球,要懂得变向。对于当初没能成为职业球员,汪柳璇表示并不觉得遗憾,“18岁遇到瓶颈期的原因除了有换帅和伤病之外,最主要是因为没有足够狂热的热爱继续支撑我走下去,这很难强求,心理学上称作‘burn out’有时候觉得踢球压力很大,经常晚上做噩梦,梦到自己打门射飞了,然后惊醒。看到当时有许多队友到现在还保持着热爱,在中国足球陷入低谷的时候还在为自己的职业之路打拼,我从心底感到敬佩并且由衷地祝福他们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使成为职业足球员的梦想渐行渐远,但汪柳璇依旧热爱着被鞋钉踩碎的青草汁液混着汗液荷尔蒙的味道,这多么让人热血沸腾!

以前,足球对汪柳璇来说意味着梦想——成为职业球员。现在,他认为足球能够带给他健康和快乐,甚至是带来一份好工作,是他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在华南理工大学,男子乙组足球队这个团体让他产生了强大的归属感并收获了珍贵的友情与师生情,他逐渐爱上了这里。另外,非常重要的是在这里他能恶补之前落下的文化知识,和同学老师一起共同学习和进步。

“我觉得上了大学是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各种课程各种社团和活动,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不像以前,每天的内容就是踢球。虽然有时候还挺累的,但是内心感到十分满足。大学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牛人,他们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肤浅。”在华南理工大学,他意识到了“以前踢球牛逼在华工不算啥,因为大家都在比发谁论文发的多,绩点有多高,在学生组织里综合能力有多强,我还有太多要学的。”

有趣的灵魂,团结的心,进取的精神,他怎能不爱?“每天下午聚在一起训练比赛让我很开心,特别是小对抗结束后的用球打的惩罚环节,充满了欢声笑语。”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男子乙组足球队这个团体一起为学校赢得了不少荣誉,夺得了属于他们的勋章。越临近毕业汪柳璇越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情谊。

针对中国足球发展现状,汪柳璇结合自己的经历进行深入的思考,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我觉得在国内的职业足球环境中大家很难保持纯粹的心态,或者是纯粹的心态很难持续太久,不管是队员间还是教练间比较容易受到各种‘人情世故’的影响,真正有问题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很难通过沟通有效解决,到最后问题越积越多,阻碍了进步。”

汪柳璇不喜欢“足球不是打打杀杀,足球是人情世故”这句话,他更认同西班牙人将足球当成是战斗,拥有求胜欲的对手才值得尊重的观念。当然对他来说“人情世故”是一个中性词,只不过有时在足球领域它变成了贬义的,很多时候“人情世故”也带来了许多西方文化里没有的人情味。

此外,汪柳璇认为国内足球建设缺少群众基础,准确来说是社区基础。之前在国外训练的时候他注意到就算是在人口只有十万左右的小城镇,每周末的青少年联赛都会有至少上百名居民自发地来到现场支持本地球队,成人比赛的观众规模更是庞大,看比赛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周末休闲活动,只有像这样扎实的社区基础才能支撑良性的商业运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小镇青年喜欢的女孩子每周末都会来球场看自己比赛,那他每天的训练一定会非常刻苦,比赛上更会是拼尽全力。观众席上的呐喊声,助威声震耳欲聋,促燃着足球场上每一位球员滚烫的心脏,队员们运用全身的气力绞尽脑汁竞争着,那足球怎么会不能激发出更强的活力呢?

汪柳璇还认为足球解说十分重要,也许它看起来微不足道。大多数人是通过电视或者网络直播看足球比赛的,然而有近九成的国内足球解说员对这个运动的有效传播一直没有起到正面影响,甚至在他看来是负面的。足球是激情四射的运动,但是很多解说员的语气就像是在解说公园大爷下象棋一样无聊,很难让青少年爱上足球。并且以他经过专业训练的经验看来,很多解说员对于比赛的解读十分业余,经常忽略重要的传球和跑位,只能看到进球的那一瞬间。有的解说员甚至经常对教练球员的决策做出“马后炮”式的所谓“指导”,这不但超出了解说员的职责与能力范围,在其比赛阅读水平较低的前提下更容易产生误导。“我们队友一起看球的时候就经常觉得很无语。所以我觉得足球不能更全面地普及还与解说员水平较低有很大关系。”

并且在决策层永远都是在上演皇帝的新衣的戏码。就像是专业人士提出国家队要从青训抓起,把战术打法,理念先搞懂,但是突然冒出“键盘侠”之类的人说要让国家队去军训,然后大家都一股脑赞同军训的提议。

“我踢了五六年U系列,向来都是队员比观众多,除了是做慈善,谁还会投资足球呢?”他很羡慕国内的篮球氛围,并且希望大家把看足球赛当做生活的消遣,像蹦迪、逛展、听livehouse一样的日常活动,不管是校园联赛,民间联赛、还是中超中甲,赛事的主办方应该在宣传上下功夫,举办更多的足球文创活动,把足球变成一种文化,注入生命力。踢球要从娃娃抓起,社区应该多开展校园足球联赛,让孩子们下午放学之后有机会参加足球队的训练,“很多国外的球星在18岁之前都是在放学之后才去俱乐部训练的。”当问及汪柳璇对国内足球发展的期待,他说:“我期望的就是大家在周末都愿意去看足球比赛,就这么简单。”

一定要爱点儿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他说“爱好多一点,生活更多姿多彩一点”。除了足球,跟很多大学生一样,音乐也是他的爱好之一。

在华南理工,他和同学组建了粉红炸弹乐队,主要负责弹电吉他。这群小伙伴在一起创作了许多原创歌曲,还在校园歌手大赛中取得过不俗的成绩。

当谈及爱好,汪柳璇说到“我电吉他弹得很一般,对外不说会弹,只敢说在学,布鲁斯吉他真的很酷,寒假的时候觉得钓鱼挺有意思,前一阵子跟着表弟学着捣鼓咖啡,他是个行家。”

在未来,汪柳璇想成为一名体育老师,也因为对足球赤诚的热爱,他希望未来能够从事与足球相关的职业,尤其是足球教练。

去年,他开始跟随他的导师为自闭症儿童上公益足球课,看到孩子们开心地追着足球奔跑,他意识到这就是足球该有的模样,让大家体会到足球的快乐是他的目标。

他说“除了实现自己的价值,我还想为社会做出一点点贡献。”他利用寒假的时间回到家乡广西,在广西女足全运队实习,并作为助理教练跟随队伍冬训,给未来的教练之路描绘蓝图。

“以前大家总是会对体育老师这个职业抱有一点偏见,但是我相信到了我们这一代,通过我们的努力,一定能有所改变。”

我觉得对于上大学想走职业足球这条路的足球人才,高校应该保留五年左右的学籍让人有退路可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