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足球app

乒乓球的魅力(4)回忆我的知青乒乓梦

一局球连“5”都没过,差距太大了,要知道陌生人是穿着笨重的农用靴上来打的,脚步移动是不方便的,他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竟不费吹灰之力赢了球。我们真是孩子那,哪见过这种世面?有谁还想上去“不识相”?我们当时都羞愧难言,真是无地自容,才知道有“山外青山楼外楼”。但是,后来的故事却又了戏剧性:他成了我们的乒乓球教练。

后来我们知道了,陌生人是刚回乡不久的复员军人,平常脸上总是笑嘻嘻的眼睛咪成缝,所以绰号“哈咪”,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在部队上是“体育兵”,是师里乒乓球队的,曾获得部队军级系统的乒乓球比赛的男单打三名。

原来如此,怪不得会这样,似乎我们又找到了输的理由,但同时也对“哈咪”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的吸引力对我们无疑是巨大的!于是知青们十分地巴结他,敬他抽烟,他说不会抽,又请他喝酒,他终于和我们坐在一起了,我们不断的设法和他套近乎,百般地求他来打球。

我们发现他还有一块墨绿色的长方形的乒乓拍(还真没见过有绿色面的球拍),他说是日本友人送给他的,握在手上很轻巧,他用来打球真是“酷”:挥手就见闪成绿影。他打球动作是那样的洒脱,步伐又是那样的矫健,他会发漂亮的高抛球,还会一板那时不常见的“前冲”,多么高级!把我们给佩服得五体投地,越发崇拜他,到底他也是年轻人,面对我们城里孩子的羡慕眼光他很得意,感觉在知青这里得到了内心的满足,时不时的对我们说:还要看不起乡下人了吗?

很快我们也成了密切的球友并又是我们球队的指导,这对我们的球艺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随着活动的渐渐升温,我们乡村的乒乓球活动就更火热起来了,于是又经公社领导同意便以我们大队的球队为主体成立了公社的知青乒乓球队,公社再补贴给“哈咪”工分,让他当起了正式教练,我和剑刚、大马又入选了公社队,从此我们这支球队“南征北战”,业余名正言顺地能打比赛了。

记得大概是在77年,文革已结束了,农村基层的文体生活又趋于活跃,那年冬天农闲时机,当地农村组织了一次乒乓球比赛,场面很大,各公社组队参赛,团体前三名获奖有锦旗;单打前八名有奖状等奖励,而且参赛队员有给予公分误工补贴,由公社副书记亲自带队,惹的我们真是热血沸腾!在“哈咪”的带领下我们队员投入了紧张的训练。

以前组织比赛大都是以主、客对抗赛的形式进行的,采取五人“五对抗”或七人“七对抗”的的对垒比赛,参赛队员多,但这次比赛比较专业正规,采取团体3人轮对制,一方仅三人能正式上场参赛,而眼下我们队员不少,光男队员就有八、九个,从中谁能代表公社去参赛呢?大家都想啊!

“哈咪”有他的办法,他搬来部队参赛选拔的经验,从内部通过淘汰赛来进行强强挑选,就和现在国家队实行的的“奥运直通”选拔赛一样,看谁综合赢的局数多,取前几名,大家都有机会,公平公正,这就要比实力了,虽然平时大家私下都有数,谁的球技高,谁又是发球好些,但关键时刻谁都不愿放弃参战的机会,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冬闲时农活本不多,所以那段日子的下午队员都早早的在田里收工,心急火燎地的奔赴球场练开了。

几天后的晚上是规定的循环比赛,记得两张桌子的周围挤满了人,场面好像比外面的比赛还要热烈,我的水平在球队算是前列,但也不敢保证自己不被弱的打败。还好,经过几番对阵,结果剑刚和我分别以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排名成绩顺利入选男队(第四、五名是替补)。

接下来就进入两天的比赛日了,由于参赛的队伍很多,有团体和单打项目,二十一分赛制,所以从一早打到晚上,打得昏天暗地,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面的比赛,连番的出击参赛感觉既新鲜又刺激。

记得经过紧张的拼搏我们终于进入团体淘汰赛程了,在八进四的阶段遇到了强硬的对手,团体赛继续实施简化的“五场三胜制”(由于参赛队多没有采用“九场五胜制”),当天我们公社被抽到为“主队”,教练“哈咪”安排我为第一主力,打1、4位,由于一路走来我前面遇到的对手碰巧都不算太强,所以赛前就缺少了那股绷着弦的张力劲儿,精神上也没有那么太当回事,斗志有些“松散”,以致我一上场稍不留意就输了很多,迎球过招乱了方寸,一时竟毫无招架之力,很快稀里糊涂地被对方打了个2:0(对垒三局二胜)败下阵来。

接下来由我们的“二号”对他们的“二号”,但是我队友也尽失平日的雄风,心里大概有我输球的阴影负担,放不开手脚磕磕碰碰地又输掉了第二场的比赛,自然下场后我们两人被“哈咪”狠狠地数落了一番,自己也真无地自容,但当时也无暇自责,密切关注战局的发展。

关键是看第三场的剑刚上阵了,由于他那天拉肚子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没有被委以重任,放在“三号”位,但无奈最后也只能迫他出来拯救败局了,我们不禁为他捏了把汗,临阵时被“哈咪”又好好地鼓励了一番,大意是要坚持,赢了立大功!输了不怪你,放开手脚去打。他也豁出去了,这时他的对手也太想在自己手里得到整个赛局,仿佛胜券在握,于是他求胜心切,急吼吼地想速战速决,但人太紧张手也发硬,几板大力攻球却老失误下网或出台,反倒使剑刚接连得了几分,把比分也拉开了距离,莫大的信心给了剑刚冲天的勇气,他打的更灵活,三局搏杀靠剑刚的 “滑板”和“轻吊”迅速控制了整个场面,最后胜了这一场,暂时止住了败落的颓势。

接下来残酷的第四场又开始了,教练和队友的目光又深深的重新投向了我,此时我才感到了“责任”两字,那是那种年龄的一次触及灵魂的感受,以致若干年以后一直都忘不掉,从现在看来那是场很不起眼的体育活动,但面对了大家期待的眼神,那一刻使我猛然醒悟:我有责任必须去赢!我在心里也默默地凝聚着劲,什么话都没再说,一切都在不言中,我像个拳手上场了。

对方是“二号”主力,个也长得人高马大,壮壮实实,由于我已见识过第二场他的打法手段了,所以心里已经有点数;而他也许前面赢了有些得意,看我曾0:2惨输给他们的“一号”有些轻敌,所以一上来打他有些大大咧咧,不管来球如何都用进攻随意回球,板头也很重,确实有几下都得手了,但同时失误也很多,也许剑刚的那场胜利鼓舞着我,我沉着应战,尽量喂近网短球不给他扣杀机会,避开了他凶狠的锋芒,我倒反而增加了攻球的次数,随着他的失误增多,比分差距拉开了,到后来他想改变打法奋起直追也来不及了,他不甘心地输了这一局。

球场休息双方教练面授机宜,“哈咪”叮嘱我要注意他的新动向,果然第二局一上阵,他一改重炮攻击的战术,靠发球先赢了我几个球,他发球力量大,甩膀挥手球死转,而且还不易判断出旋转的性质,我吃球了!一看我不妙 “哈咪”急呼:“反板”,一句话提醒了我,再轮到他“花样”发旋球时,我果断的启用拍的反面将球“撩”过去,那时的乒乓直拍是单面击球,正面覆胶皮,背面是和正面同色无胶皮的光木面,球不吃转,而且还反旋转(这为我以后确立的背面长胶打法奠定了意识基础)。

这样就解决了我的困境,他回接时没有心里准备,反而“冒高”或“下网”失球送分,给我获取了得分的机会,同时我在搓球时也不断转换正反拍面去迎球,来改变旋转性质,使他连连失误失去了信心,我抓住机会连扳几分,很快又掌握了胜机,当他想起再操重锤向我猛砸时已无济于事了,最后我终于赢得了这场比赛,美美的出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决赛了,想应该是最紧张激烈,最有悬念的一场赌了,赢了,进“前四”就有希望拿“锦旗”,我们的心也“蹦蹦”直跳,上场是由我们的“二号”对他们的“一号”,今天他真是压轴挑大梁了,我们都吼出声给他壮胆鼓劲,现在才是到了真正的关键,只见他也一扫自己第二场的“颓势”, 振奋精神,频频出击,攻势凌厉,一鼓作气,连续猛压,对手已失去了士气,毫无战斗力,狼狈溃败,没想比赛完全成了一边倒,他很快以2:0结束了战局。

并且当天我们又挤进了决赛,最终荣耀地收获了第二名的锦旗,只不过后来的赛程反倒没有前面的比赛紧张激烈和精彩。

那次比赛的单打项目我获得了男单第五名,奖了一套“精装版”的选集,那时期也算是我个人取得的最好名次。

在那段下乡的日子里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农活不多收工后,我们会不辞辛苦骑着借来的自行车相约外出打球比赛,赢了球大家会“聚一餐”;输了回来大家又会相互埋怨,非常当真,农闲冬季农村特别寒冷和寂寞,我们是靠打球来取暖、聚集生机,青春的活力热气腾腾;夏天晚上多蚊虫,我们又是靠打球来驱散讨厌的侵袭,完了大汗淋漓跳进河塘再冲洗畅游一番,从中也获得了不少欢乐。我们知青的业余生活里对乒乓球印象是很深的,因为他是随我童年后跨入青年的里程中又一快乐的乒乓世界。

当三十多年后的一天我们知青举行纪念会在当地相聚时,当年的球友重温旧景不胜感概,特别是遇到当年的“哈咪”时已几乎认不出他来,他当上了乡镇企业的老总,已明显“发福”走路也很费力,无法想象他当年的英姿,我们心里颇有些失望,虽然欢聚非凡热情,那也是百感交集……。

(待续下文“乒乓球的魅力五:说说我的社会乒乓梦”。感兴趣的朋友敬请关注“愚公健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